棺材压断门槛,百鬼进门,都是因果!

这是我去我对象家,他姥爷给我讲的(可能是那天去她家喝多了,非要拉着她姥爷给我讲个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捂脸哭),我女朋友的她姥爷(下文简称姥爷)是个非常和善的人,就是有个爱好–喝酒。我也是醉了!

话说在他们那个时候还有生产队,其实现在的年轻人对生产队的概念只存在于书本里,包括我自己,虽然念完了大学,但是对于那个时候人们的生活状态只能存在于书本上和老人们的回忆中。在姥爷家所住的村子西头,有这样一家人,姓陈,家里老两口和一个儿子,儿子叫陈三(化名),这家人在这个村是出了名的奇葩,这家的陈母性格特别的‘刁’,用安徽方言说这个女人特别地guai,特别宠她这个唯一的儿子,这家的陈父也管不了,这个儿子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陈三到了该婚配的年纪,没有哪家好闺女愿意嫁给他,众所周知,谁家姑娘到他家肯定会吃亏。

棺材压断门槛,百鬼进门,都是因果!
棺材压断门槛,百鬼进门,都是因果!

但是当时大环境背景下,有些家庭儿女多的,养不起的,也只能随便找个人家嫁了,至少嫁过去不会再挨饿。陈母就四处托人,找人帮她儿子目色一门亲事,终于找到了这家姓王的人家,这家四个姑娘一个儿子,光靠生产队发的那点粮票根本不够吃,最后就委屈的将二女儿王二丫嫁了过去,他们想着这家人就算再不是人,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媳妇饿着不是,可是,这陈家的母子还真不是东西(姥爷讲的时候咬牙切齿,笑哭|||),把儿媳妇娶到家之后,让二丫整天洗衣、做饭、下地,还得伺候他们母子,陈父有时候看不过去,就跟陈母吵两句,但是于事无补,隔天醒来还是这样,就这样,一直到二丫怀孕,这对母子才消停了几天,但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之后,陈母发现生下居然是个女娃,这对母子又开始了对二丫的百般折磨,月子还没做完,就开始干活,下地,陈三也是隔三差五的就打媳妇出气,左邻右舍看在眼里,但敢怒不敢言。

终于在一个冬天,孩子也过完百天的时候,陈三从外边喝的酩酊大醉,回家又把二丫狠狠打了一顿,二丫实在忍受不了了,一狠心跳进了后院的井里,再也没上来,他们家人还以为二丫是生气跑回家了。第二天一大早,陈母起来打水,往井里一看,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之后就是给这个‘不争气’的儿媳妇办丧事了,陈母还跟陈父子俩商量,说这个儿媳妇怎么怎么不好,不用买棺材,一张旧草席裹了,埋了算了,陈父没搭理他,跟村长家借了牛车,到镇里的棺材铺给买一口红色的大棺材,回来之后陈母还说个不停,陈父也没再搭理他。

出殡当天,左邻右舍来帮忙的人不少(其实都是看在陈父和这个儿媳妇的面子上),先是打上钉棺钉,然后用四根麻绳,四条木杠,由八个人左右各四个抬起往外走,刚抬起来的时候, 这几个抬棺的人就觉得,比起一般的女人的都有点重,他们想可能是浸水时间太长了的缘故,但是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前边四个人刚过去,最后两个人抬的木杠,就‘咔’的一声断了, 紧接着棺材就一个不稳,狠狠的砸在了大门的门槛上,将木头的门槛一下就砸倒了,众人都慌了,村里呆了这么多年,死了这么多人,也没遇见过今天这种情况,大家心里都觉的不对劲,但是,也都没说什么,陈父赶紧抱着孩子跪在棺材前,又是磕头又是作揖的,然后又找来另一根木杠,将棺材重新抬起,抬到坟茔地草草的埋了,回来的路上,天上还下起了大雪,大伙还都说天降大雪是好兆头。

从那天起,陈家就再也没消停过,先是家里养的狗连夜叫个不停,左邻右舍都听得见,再就是不到一周的时间,家里的老黄牛生病无缘无故的死了,再有就是陈三半夜喝酒回来,滑到摔进了沟里,左胳膊和右腿都摔断,成了残疾,只能躺在床上,陈母外出到镇上买东西,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动物从路边窜了出来惊到了马车,一车人全部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大家都没什么事,唯独陈母甩出好几米远,当场吐血,在医护站躺了两个多月,然后死了,唯独陈父和小孙女没什么事,但是陈父一边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一边又要照顾小孙女,这也算是一种惩罚吧,好在活了下来。

听说当破四旧风波过后,曾经来过一个游方道士,劝陈父他们家不要在这住了,说他们家这里阴气太重,不适合人居住,临走还送了他们家十二个字 “门槛断裂,百鬼进门,都是因果”!

古风网版权互动须知:

参与评论互动的网友应填写正确邮箱和昵称,若明显为随意输入或灌水,将视为垃圾评论处理。

原文地址:https://www.wivst.com/9204.html 棺材压断门槛,百鬼进门,都是因果!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博主

发表评论